罗永浩给贾跃亭一锤子:面对债务 罗永浩用责任ko贾跃亭

原标题:罗永浩给贾跃亭一锤子

来源:南风窗

作者| 南风窗记者 施晶晶

年关将至,欠钱不还的人该紧张了。

那位一手建起乐视、又亲手掏空、再转手抛弃的前CEO贾跃亭,最近又有新动作。

1月28日,贾跃亭的造车项目Faraday Future(法拉第未来,简称FF)官宣将收购公司SPAC,借壳在美上市。这与举动似乎在兑现对债主的补偿承诺,但各方仍在观望。

这个牛年,对于离了婚、负债百亿的贾跃亭来说,大概只能在异国孤身一人,品着“下周回国”的段子。

但对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来说,这是他3年来最轻松的一个新年。

一度负债6亿的罗永浩晒起了年终奖:“今年因为债还没还完,年终奖就象征性地发1块钱吧,(2021)年底前应该能还完,明年发年终奖,我一定不会手软。”

罗永浩:年终奖就领1块钱,等2021年还完债后再向公司要一个大大的年终奖

直播给了他狠要2021年终奖的底气,尤其在2月1日的直播带货榜单上,罗永浩以6个亿成交额,从“四大天王”跻身前三甲。

4个月前《脱口秀大会》上,他说:“这个从2018年底开始的6个亿债务,到今天我们已经还了快4个亿了。”

同样是“负债CEO”,这边上演着“真还传”,赢得好评和尊重;那边则盘算着“东山再起”,但有乐视前车之鉴,面对这不知是新火坑还是回本的FF,投资者不得不谨慎。

罗永浩不是完美创业者,但却是一个“完美负债者”,这一点,贾跃亭真该好好学学。

狐狸和老实人

2019年11月,罗永浩以一封“一个老赖CEO的自白”公开信,回应了来自丹阳法院的限制高消费令,以及锤子科技应对经营危机的进展,承认了6个亿的债务。

“一个老赖CEO的自白”公开信

相比之下,贾跃亭就没那么老实。他究竟欠了多少钱,恐怕他自己都未必清楚。

2019年10月,贾跃亭的债务处理小组称,他已替乐视偿还超30亿美金债务,待偿还36亿美金,减去已冻结待处置的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,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。

但乐视随后公告称,这只是贾跃亭的单方统计,并否认了已还30亿的说法。乐视指出,贾跃亭身为大股东,没有履行向乐视提供57亿借款的承诺,2015年还违规担保,导致乐视负债98亿元。公司披露的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,亏损高达百亿,经营极度困难。

摆在老罗和老贾面前的有2个选择:

合法地宣布公司或自己破产然后清算,最省事地赖掉债务,从头再来;

或背着债,把它还完再战斗。

罗永浩选择了后者,“破产清算会让很多当年帮助过我们的债权方或债权方负责人,以及我们的投资者,彻底失去希望”。

他理解债主们的诉讼和追讨,也解释了公司变更法人、质押股权只是为了还债继续经营的需要,而不是赖掉债务。他承诺,即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,他个人还可以“卖艺”还债。

他的微博认证至今保留着“锤子科技CEO”,他说:“锤子科技也会继续做下去。”

罗永浩微博认证

2017年,乐视还未进入至暗时刻,贾跃亭却已经“金蝉脱壳”。

5月,他先后辞去乐视网总经理、董事长等一切职务,只保留乐视汽车全球董事长,称前往美国融资,两周后返回,但事实上,他至今未回。

当年12月,他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贾跃亭确实出其不意。

2016年11月,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公开,题为《乐视的海水与火焰: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?》。

引发震动的是他自曝乐视经营问题,归纳成一句话:摊子铺太大,兜里没钱了。

解决办法有两句话。

第一句:先不烧钱了,我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。

剩下一句汇成一剂鸡血:“同路狂奔,我们一起建立生态世界……梦想燃烧,谁说海洋不能煮沸?”这和当初“为梦想窒息”的口号如出一辙。

一周后,乐视在美国内华达州的电动汽车工厂停止了建设。据路透社报道,当地官员称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FF公司,错过了付款截止期。

当时,FF拒绝证实此事,只说2017年工厂将重新开始工作。但该州财政部长接受采访时回应:“一家从未制造过汽车的新公司,在一位神秘的中国亿万富翁的资助下,在沙漠中部建立了一家新工厂。这就是一个庞氏骗局。”

2017年3月,FF总部开始有规模裁员,并被指出假招聘,5月,总部接近人去楼空,并贱卖办公用品。

圣诞节,贾跃亭却在微博发了一张有着“数百员工”的合照。一条被冲到评论区尾部的高赞评论写着:“好家伙,有钱了,请的水军质量也比之前好一些了,赞!”

贾跃亭该微博下的评论

在借“融资”出国又辞职之前,曾有记者问他,怎样应对乐视的危机?他答:“我已经想好了。”

只是他想好的不是怎样拯救乐视,而是自己怎样脱身。

还债路上

“没必要。”罗永浩的朋友劝道。

破产,是现代社会借助法律对创业者的鼓励、对企业家的一种保护机制,罗永浩不随大流,坚持要还钱,但他又说:“你也别把我还债这件事想得那么了不起。”

欠钱,罗永浩有道义上的愧疚,但他对“高尚”的评价保持警惕。掂量着“诚信”和“良心”,分量比高额债务和面子更重。

他遵循着江湖规则,一个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一个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。没有再创业一举翻身的必胜把握之前,他显然不希望从一开始就被瞧不上,输在“再起跑线”上。

保守谨慎,不太符合公众对罗永浩的一贯印象,毕竟他可是吹过“收购苹果”的牛皮、公开砸自家西门子冰箱维权的出头鸟、反客为主打假方舟子的斗士。

签下那份6个亿的偿债书,罗永浩不是鲁莽,他告诉来访者:“我认为我是还得上的……它都在可控的边界内。”

就在那封老赖CEO自白信里,他提到:(自2019年初)过去10个月里,我们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。

还钱,是一个中年男人基于责任感、权衡利弊之后的理性选择。

贾跃亭没有自己出面处理债务,即便证监会两次要求他回国收拾烂摊子,他也只让妻子回国处理债务,让哥哥代为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、履行股东义务。

2019年10月,他在美国申请破产重组。根据方案,他将设立债权人信托,把美国法院认可的个人资产,也就是他持有的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转入债权人信托,债权人从中获得补偿,这被外界解读为“把债主变股东”,与这个此前未成形的烧钱项目FF再度利益捆绑。为此,贾跃亭还声称邀请了债权人前往美国现场参观。

这根橄榄枝释放的是诚意还是危险信号,提交了199份索赔证据的债权人有不同的嗅觉和想法,他们当中的80%接受了这套方案,经法院确认,2020年7月,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最终完成。

贾跃亭随即公开了一封致歉承诺书,称“人生重启,以创业的心态打工,用打工的方式创业,把FF做成是我和FF全体合伙人对大家的承诺”,将在短期内快速完成FF上市,“让我能够’踏上’回家的路”。

这时,距离乐视危机曝光已经过了3年,那封承诺书后不到一个月,乐视退市,留下28万股民,为他曾经许诺的梦想而窒息。

贾跃亭的“打工人”生活我们看不到。

我们看到的是为还剩下的债,罗永浩推广过鲨纹科技,被质疑是忽悠,作罢;寄希望于电子烟,却在开售当天,撞上了网售禁令,此路不通;加上锤子科技的资金链断裂,他被嘲“行业冥灯”。

电商直播是罗永浩的又一个尝试,也是他还债路上最卖力的一份工作。

4月1日首秀,卖出1.1亿元,吸引了4800万人围观,刷新了主播首秀纪录,这一成绩是他通往“自由人”的快速通道。

罗永浩抖音直播首秀战报

但并不是只要他努力赚钱还债,围观者就会给予相应的认可。“投机分子”“赚快钱”“不体面”的嘲讽,随之而来。

为小米10带货成了他首秀的一个重头戏,直播间弹幕里,锤粉刷着“我想要锤子手机”,之后罗永浩直言:“我经营锤科的失败,在感情上对不起他们;他们(刷弹幕的粉丝)非常不得体。”

粉丝在直播间刷的弹幕

去年8月,罗永浩代言了手游,在微博上戏谑着推介:“大家好,我是渣渣浩。”

网上的口水带着“Low”“为了赚钱践踏理想”的字眼喷了,有人臆断他“终于活成了,你最讨厌的样子”。罗永浩反驳:“怎么会?我讨厌的其实是你这种傻子。”

罗永浩暂时放下了他到过的高峰,粉丝和生人却还停留在以前的“传说”和“想象”,幻听到了那个寄托在他身上“理想主义者”光环的破碎声。

一条“中年人迫于生活的无奈”的留言感慨下,他澄清:“这是严重的误会……为了还债,我做了很多我不喜欢的事,但我没有做任何我瞧不起的事。”

罗永浩愿意解释,乐意沟通,但他拉黑的人,也许比理解他的人更多。

不过有一篇文章戳中了他,标题写着《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,但只是老罗通往梦想的盘缠》,他说,“是这样的”。

有人注意到他直播间的变化,从第一天上播的苍白局促到后来配上简明直观的背景,说:“你真是常年给同行输出创意,连直播PPT都有人模仿了。”一位他称之为“明白人”的网友写着:“行业杀手这个说法太不合理了,他明显是干一行提升一行的质感。”

罗永浩的直播也多次翻车,但在道歉、退款、赔本补偿的挽救措施里,观众看到了一个不甩锅、不逃避、想尽办法为失误埋单的诚信经营者。

罗永浩为直播失误道歉,有网友注意到他的地中海头秃

这也是贾跃亭最需要明白的地方:失去诚信,等于终生破产。

从来不存在什么神话

罗永浩是负债者,也是无数创业者中一时败的一位。

还债,是他对经营失败的责任承担,对投资者、供应商、员工、锤粉的一个交代。这是一位创业者、企业家最大的体面,也是他和贾跃亭最大的区别,尽管后者宣布个人破产在法律上不被指摘。

同样做过烧钱的业务,罗永浩在锤子科技欠了6个亿,可控可承受;贾跃亭却让市值一度虚高到1700亿的乐视背上数百亿债务,划入无底洞,以67亿的最后市值惨淡退市。

乐视退市时的股票市值仅67亿

风险的可控与否,取决于经营者的决策动机。一个还想继续干的人懂得悬崖勒马,一个只想从中套利的人则不断挑战风险阀值,直到气球爆炸的前一秒抽身离去。

创业者是一群偏好风险的人,但最危险的一类,是巧言令色、却不担责任和风险的投机分子,利用人的弱点赚钱。

今天,创业的门槛在降低。

过去,创业先花自己的钱,现在,用别人的钱来玩把戏的人越来越多。

上有天使投资人,下有万千股民和用户,伸手要钱的时候这些都是金主爸爸,出了事,他们都成了孙子。

共享单车ofo的押金退了多年未完;蛋壳公寓让租客和房主互相伤害,员工被欠薪还被追着要说法……

蛋壳暴雷引发的极端事件

学霸君爆雷,CEO张凯磊在直播间里回应:“这就是亏钱了呀,你是不知道这是亏钱的吗?我建议大家一起去闹,我是没有钱的,你们要把招商局给带上,把皖新给带上,一起告这些人,他们是有钱的你知道吗……让他们去承担义务。”轻描淡写地甩锅,像是看一场与自己无关的热闹不嫌事大。

更诡异的是,在那些耳熟能详的机构炸雷的一刹那,还让人分不清它们和诈骗的区别。被包装成风险投资、满足需求的商业交易,让人产生“是我的过失”的错觉。就像是自己选错了股票,法律意识薄弱,利欲熏心贪便宜,而不是那些被精心设计、难以识别的陷阱请君入瓮,坑你没商量。

更宽松的创业环境、更肆无忌惮的赌徒心态,让创业者井喷,一些不负责任的创业者,甚至够不上一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,更担不起企业家名声。

一个具有信托责任意识的创业者,不仅负有经营上的专业责任、法律责任,还承担着先利人后利己的道德义务,所以企业家得是先给别人发工资,自己拿剩余收入。

创业维艰,以成败与否论英雄,但即便同样创业失败,其后续的应对行动也足以让我们分清流氓、骗子和本分人。

“为了把企业做大,是不是一定要用流氓手段?”2012年的创业故事演讲上,罗永浩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
流氓手段,包括但不限于,用各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概念、修辞和运作手段把人耍得团团转。

一个做手机,一个卖电视、造车,罗永浩和贾跃亭都倒在了门槛颇高还烧钱的科技领域。在这样一个渴望从套利转向创新的创业时代,科技爆炸,但它的门槛高,因信息不对称,也最具迷惑性,一些所谓的“创新”假“科技”之名招摇撞骗,就是利用人的弱点。

比如量子波动速读,P2P就是金融诈骗包装成金融创新,现在不沾带点人工智能,都不好意思宣称自己是21世纪新十年的产物。

罗永浩在2011年的演讲

企业家精神是一体两面,一边是冒险、创造新价值,另一边守着责任和底线。今天的创业队伍里,那些只知冒险、虚构创新、又没有责任和底线的投机者,正是他们让商业风险外溢成社会风险,让无辜家庭的平凡奋斗者,以血汗钱为他们的疯狂买单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罗永浩更加包容,一个不冒非必要的风险、用心做产品、积极解决问题、承担后果的人,我们愿意再信他一次。

罗永浩曾是头戴“理想主义”光环的励志代言人,他了解自己的人格魅力,但他的讲述,向来拒绝自我感动,也没想感动别人,他说,自己不喜欢布道,这也避免了他成为一个“油腻大叔”。

一次直播给剃须刀带货,他剃掉了标志性的小胡子,互动留言里刷着“老罗,别这样”,一片感慨和同情。倒是他自己有些莫名其妙,事后解释说,只是多收了一大笔品牌宣传费用,而且过几天胡子就长出来了。

还了近4亿,有网友问他,直播卖货这么赚钱?他回复:还包括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1.8亿,另外的两个多亿,是参与做另一家公司赚的钱,和做直播电商赚的钱两部分构成的。

比起制造神话,他明显更喜欢解除神秘。

还有一点罗永浩没变,在他少有停顿的快语速里,少有情绪的变化起伏。他只是平铺直叙一些他相信、并且认为值得大家相信的常识和经验。

就这一点,他已经超越了很多人。

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ag真人平台官方网站_ag真人线上平台_ag真人是所有平台共用吗 » 罗永浩给贾跃亭一锤子:面对债务 罗永浩用责任ko贾跃亭